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政策法規 > 正文

中國制造業現狀調查:處于歷史低谷還是爆發前夜?

作者:admin來源:中國機床網 日期:2017-7-26 14:40:06 人氣: 標簽:

  今年上半年,經濟下行壓力大,一些城市房價漲勢明顯,不少制造業企業融資難、負擔重,有人擔心中國經濟正在“脫實向虛”,制造業正處于歷史低谷。

  與此同時,在全國多地,智能制造、共享經濟等新技術新模式亮點頻現,一些新的產業集群悄然崛起,不少高精尖產品的研發成功,使“中國制造”增加了“高端氣質。

  如何判斷“中國制造”的真實態勢——正處于歷史低谷還是爆發前夜?2017年下半年乃至未來更長的時間,中國制造業何去何從?“新華視點”記者日前分赴廣東、山東、江蘇等地采訪調研。

  企業運營壓力加大,“脫實向虛”并未波及基本面

  對智能手機制造企業龍旗電子(惠州)有限公司董事長葛振綱而言,盡管發展勢頭較好,但外部壓力并沒有減輕。對企業來說,賺錢需要創新,可創新首先需要錢。

  “融資的要求越來越高,成本也在攀升,做實業想干出點名堂越來越難。”葛振綱說,和龍旗同期成立的兩家業內企業,一家已轉入房地產,另一家則結業出售,徹底脫離了實體領域,只有我們堅持了下來。

  葛振綱的壓力并非個案。記者走訪發現,籌錢、掙錢,是上半年我國制造業面臨的兩大難題。

  ——融資難。與近年來火熱的房地產市場、部分金融領域投資的高回報相對應的,是民間投資不旺。虛擬經濟見效快,人們不愿意花大把錢在實業上。在去產能、去杠桿的背景下,銀行調整信貸政策,一些企業現金流的壓力陡增。

  ——收益難。一邊是能源、勞動力、物流、管理等綜合成本上升,一邊是產品科技含量不高、附加值低、低水平重復建設多,制造業企業盈利能力較弱,運營壓力加大。

  國家制造強國建設戰略咨詢委員會發布的《中國制造2025藍皮書(2017)》顯示,我國工業與房地產、金融業等之間存在的收入差距加大,一些資金抽離實體部門。據測算,目前工業行業平均利潤率在6%左右,銀行業營業利潤率是工業行業的7倍。

  “我是自動化專業畢業的,同學中現在很多轉行去了金融,留在制造業的已經不多。”天津一家從事磁懸浮軸承研發的企業總工程師告訴記者,太辛苦、回報低是很多實體經濟從業人員的共同感受。賺不到錢,就留不住人。沒有人才,創新和發展則難以持續。“脫實向虛”趨勢下,人們開始擔憂會由此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。

  上海交通大學校長林忠欽認為,“脫實向虛”既有外在因素的影響,也反映出我國制造業“含金量”不高的問題。越是經濟面臨下行壓力,越不能忽視結構性失衡風險。

  在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看來,要充分認識到“脫實向虛”苗頭帶來的警醒,看到“中國制造”在產品質量、科技含量、清潔環保等方面與發達國家存在的差距以及轉型的急迫性。但他同時指出,也不要夸大問題和風險,唱衰制造業。

  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,上半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.9%。制造業投資增長5.5%,比1至5月份加快0.4個百分點,增速回升。

  辛國斌說,“脫實向虛”并沒有波及基本面,眾多制造業企業正在化成本壓力為轉型動力,沿著高端化、信息化、智能化、綠色化不斷創新。

  環境倒逼企業創新意識,“中國制造”向前沿領域出擊

  記者調研發現,在環境倒逼之下,企業創新意識和積極性明顯加強,新技術新模式不斷涌現,逐步推動產業間、區域間推陳出新。

  在今年3月舉行的一場國際經銷商大會上,美的集團空調事業部廣州智能工廠廠長汪小進以視頻連線的方式,向全球市場展現了最新“智能工廠”——100多臺機器人、機械臂有條不紊地完成銅管折彎、安放壓縮機、部件組裝等步驟。通過手機、平板電腦,管理者可對生產全部環節實時監督。

  美的集團副總裁顧炎民說,智能制造改變的不僅是效率。在新技術驅動下,每個人可以和工廠“對話”,消費升級也有了厚實的產業基礎。美的用智能技術化解成本壓力,打開新市場空間。

  工信部規劃司副司長李北光說,將信息技術融入傳統制造業是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“金鑰匙”,目前已在服裝、家電、裝備制造等多個領域大范圍實踐,不僅解決了存量過剩、效率不高等問題,還催生出了共享經濟、眾包眾創等新業態。

  此外,“中國制造”也向前沿領域出擊:山東華星環保集團研發出低密度高強度石油壓裂支撐劑,打破國外企業在石油開采材料上的壟斷;中國移動和中興通訊聯合研發、部署的5G試驗基站實現了每秒2千兆以上的單終端下行峰值速率;用國產CPU的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成為世界首臺運算速度超過每秒十億億次的超級計算機……

  工信部科技司副司長范書建說,制造業創新步伐正在加快,在透明顯示技術、鋰離子電池等多個領域研究取得重要進展,或將引領新的產業。

  創新因子流動匯聚,打破傳統發展格局,一批新產業集群正在崛起。湖南株洲的“動力谷”、武漢的“光谷”、深圳的無人機……積極吸納、移植高端生產要素和先進分享技術,區域間產業承接更加平衡,制造業“新版圖”正浮出水面。

  上半年,我國高技術產業和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分別增長13.1%和11.5%,占規模以上工業比重分別為12.2%和32.2%。制造業向中高端邁進。

  從中長期看,我國制造業正處在‘爆發前夜’。雖然尚未實現總體躍遷,轉型升級的壓力依然很大,但向好趨勢逐步明朗。”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裝備工業研究所所長左世全說,德國、日本等制造業強國整體轉型用了二三十年。對于“中國制造”的前景,要保持理性與樂觀。

  未來中國制造業如何走出困境?

  今年以來,各級政府更加注重從供給端發力,一些著眼于中長期的機制正在逐步建立:清理能源領域政府非稅收入電價附加,降低電信網碼號資源占用費、公安部門相關證照費等行政事業性收費標準,推動物流降成本……

  國家就降成本提出了非常具體的改革方案。數據顯示,隨著一批新的減稅降費措施實施,今年已落地的“降成本”舉措將每年為企業減負超過1萬億元。

  一邊是降成本,一邊是找“活水”。從開展創新創業債試點工作到優化中小企業資本形成機制,從拓寬社會融資渠道到深化房地產調控,治理“加杠桿”行為,引導資本注入實體力度不斷加大,制造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正在緩解。

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朱之鑫認為,制造業面臨的結構性矛盾表面上看是要素配置扭曲,根源還是體制機制障礙。在市場制度層面,健全市場準入、市場交易、要素流動等制度;在企業發展層面,激勵創新、保護產權、減輕負擔、打破壟斷;在政府管理層面,簡政放權、搭建平臺、創新服務。

  制造業自身也在經歷著變革。12年前筆記本代工占全球“半壁江山”時,昆山就意識到了“缺芯少屏”難以為繼。曾是全球最大筆記本電腦生產基地的江蘇昆山,正從代工電腦轉為研制附加值更高的智能手機,自主知識產權不斷孵化,推動昆山電子信息產業走向“中高端”。

  在工信部和地方指導下,我國逐步推出制造業的示范試點城市,推動形成因地制宜、區域聯動、錯位競爭的制造業發展新格局。

  辛國斌說,工信部將擴大試點示范城市(群)覆蓋面,選擇20至30個基礎條件好、示范帶動作用強的城市(群),繼續開展“中國制造2025”試點示范創建工作。發展優質制造,提高“含金量”。

  國家和行業出臺一系列扶持引導舉措。如建立國家級創新中心,促進更多科研成果轉化為生產力;加快國內質量安全標準與國際并軌,建立可追溯體系,補齊品質短板;出臺保險補償機制試點,健全對創新的容錯機制,加快創新成果的產業應用……

  辛國斌說,2017年,工信部還將遴選一批長期制約產業發展、未來2至3年內有望取得突破的項目集中力量攻關,并研究設立中國制造2025發展基金,鼓勵金融機構向企業開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,同時加強知識產權保護,讓企業從創新中獲得應有的回報。

  “科技決定制造業升級的‘段位’,改革決定制造業跨越的速度。”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院長盧山說。

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網址:
下一篇:沒有資料
影视培训班赚钱吗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杲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 渝三峡a股吧 辽宁11选5技巧一定牛 新手怎样买股票怎样卖股票 彩票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一定牛河南快三走势图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